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袁筱一:在文學里可以看到世界的不同方向
2016.02.25
分享到:
  
 
  問:最大的愛好是什么?
  答:讀書。
  問: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答:用更多的時間,讀更多的書。
  問:接下來有什么計劃?
  答:翻譯的價值,很大程度上來自不同語言間的新鮮撞擊,刺激我們尋找語言的更多可能性。我開設一門“當代世界文學”的課程。這是我一項繪制20世紀世界文學圖譜的大計劃中的一步。
  對袁筱一來說,翻譯并不總是愉悅的。比如眼下,戈諾的《文體練習》就把她折磨得無比痛苦,花了一兩年時間還沒有完成:“一本文字游戲類的書,用各種文體來表現一樁平淡無奇的小事件。當初覺得好玩,想挑戰一下,誰知道太難了,都想放棄了?!?/DIV>
  這種感覺上一次出現,也許是十多年前翻譯瑪麗·恩迪亞耶那本 《三個折不斷的女人》 的時候。里面充滿了動輒十幾二十行的長句,有時一個段落就是一句話,猶如女性版的普魯斯特,跟譯者本人的行文習慣完全不同,導致她在翻譯過程中一度擱置很久。
  但這也正是翻譯吸引她的原因之一。
  很多次聽袁筱一闡述自己的翻譯觀:“翻譯的價值,很大程度上來自不同語言間的新鮮撞擊,刺激我們尋找語言的更多可能性。對于翻譯來說,作品中最吸引人的恰恰就是對翻譯的抵抗。只有抵抗才能帶來語言的探索?!?/DIV>
  然而她愿意放下年少時的作家夢想,渴望像傅雷那樣遏制自我表達的欲望,專注地做一個翻譯者,卻不僅僅是為了享受這樣一種“痛并快樂著”。
  她是那樣迫切地想要把一個更加廣闊的文學的世界展現在更多人的面前。而翻譯,就是一種擺渡。
  是文學選擇了她,還是她選擇了文學,現在已經難以分辨。25歲以前的人生,一切都風調雨順。從小就是好學生,大學里,憑著一篇法語小說《黃昏雨》獲得法國青年作家大賽第一名,排在她后面的六位獲獎者全部是法國人。本科畢業,直接進入南京大學任教,同時讀完了碩士和博士?!耙桓鋈巳綣忱?,就容易自戀,并且對周圍的人和環境都要求過高?!彼顏庋恢腫刺莆瞬枷碌南葳?,當時的她,就掉進了這個陷阱里。
  她選擇以一種誰也沒有預料到的方式,來擺脫憤世嫉俗帶給自己的痛苦———離開南大,進入家樂福超市,做市場營銷?!叭思舛痹鬩蛔愿食晌餛笳飧鼉藪蠡骼锏囊豢怕菟慷?,“你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只是這個世界上毫不起眼的一部分?!被渙吮鶉?,也許會因此感到挫敗,可對她卻是一種治愈。
  但她并沒有和文學一刀兩斷。不工作的時候,她像過去一樣寫作、翻譯,并且在這個過程中重新確認了自己對文學的愛。四年后,當讀本科時的母?;Ψ洞笱蛩⒊雋搜?,一切都水到渠成。
  袁筱一曾經寫過這樣一句話,關于法國作家勒克萊齊奧:他仍然相信,即便文字說到底不能夠改變這個世界,它至少可以改變居住在這個世界里的我們。彼時,勒克萊齊奧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不久,而早在那之前很多年,袁筱一已經翻譯了他的代表作《流浪的星星》。
  有評論說,可以把這句話看成袁筱一自己對于文學的信仰。
  在充滿煙火氣的生活的另一邊,文學是一個修煉場般的存在:“你在文學里經歷了那么多起伏,足夠看明白人世是怎么回事?!閉夂退約旱腦畝寥の斷喙兀合嘟?9世紀之前,她更喜歡20世紀的作品———在那些作品里,文學不是對于現實的升華,而是對于世界的辛酸呈現,用一種虛構的方式,讓人看到世界是這樣的千瘡百孔。
  基于這樣的角度,翻譯盧梭的《一個孤獨漫步者的遐想》 是她再也不希望重來一次的體驗:“我不太贊同和喜歡那個時代的創作方式和創作觀。我實在覺得他是一個很病態的人,連帶我自己都快病態了?!彼不兜氖嵌爬?、加繆、米蘭·昆德拉、勒克萊齊奧、莫迪亞諾———他們以文學的不同面向,展示了世界的不同面向。她正在醞釀一個系列課程,為學生繪制20世紀世界文學的圖譜,從開設當代世界文學課程開始。
  文學之于袁筱一,很多時候是一個避世的桃花源,是一個可以安放靈魂的所在。頂著翻譯家、教授、華東師范大學外語學院院長這樣的頭銜,她的內心卻仍然固執地盤踞著一個小女孩,這讓她多多少少有一種精神潔癖,幸好有文學?!八淙荒鬩饈兜膠褪瀾繽仔潛匭氳?,但你會有底線。實在不行,可以置世界于不理,文學的天地如此遼闊。很多東西都可以是虛幻的,你讀了一本書,是實實在在的?!?/DIV>
 
作者:邵嶺  來源: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