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理當悲嘆,吾獨贊美——紀念德國詩人保羅·葛哈特誕辰410周年——姜林靜
2017.03.22
分享到:
  2017年,宗教改革500周年。路德城維騰堡必然滿是馬丁·路德的蹤跡吧!然而除了路德之外,維騰堡大學還孕育了一位對德國新教發展意義重大的功臣,這就是路德宗神學家、贊美詩作家保羅·葛哈特(Paul Gehardt),今天正是其誕辰410周年紀念日。
呂本(Lübben)的保羅·葛哈特教堂窗花玻璃
 
  路德在城堡教堂大門貼上《九十五條論綱》后約一百年,他的追隨者葛哈特也來到了這個新教圣城攻讀神學。正是在這里,他開始了他的詩性神學研究,抑或神性詩學嘗試。
 
據說,路德于1517年10月31日在這扇教堂大門上貼上了引發宗教改革的《九十五條論綱》
 
  三十年戰爭的痛苦,卻造就了葛哈特一顆珍惜生命的歡悅之心,他通過贊美詩所表達的虔敬,似乎改變了那個時代地平線的色彩——從灰暗到微紅,那是一代人在信仰中找到的勇氣與希望。
  1643年,葛哈特結束學業來到了柏林,并在那里結識了在尼古拉教堂任教會領唱的作曲家約翰·克呂格(Johann Crüger)。伴隨著一首首淳樸炙熱的贊美詩,兩人的友情也愈發深厚?!案鴯刈鞔?,克呂格作曲”的天作之合對歐洲新教發展的影響,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尤其是葛哈特在尼古拉教堂任牧師的10年中,上帝的筆似乎就遺落在了兩人那里… …
  葛哈特的圣詩與當時盛行的巴洛克詩歌非常不同,民歌風味的簡樸與溫暖取代了馬丁·奧皮茨式的臃腫與雍容,傳統教會的客觀主義虔敬逐漸成長為浸入內心的主觀主義虔誠。正如在他的名詩《去吧,我愛,尋找快樂》中,讀者能感受到沉默不語的造物主在萬物滋長中所體現的大能與慈愛。原詩共15節,此處摘選第1—4節及第10節,譯者為復旦大學德文系研究生許嘉棟。
Geh aus, mein Herz, und sucht Freud
Paul Gerhardt
 
Geh aus, mein Herz, und suche Freud
in dieser lieben Sommerzeit
an deines Gottes Gaben;
Schau an der schönen Gärten Zier,
und siehe, wie sie mir und dir
sich ausgeschmücket haben.
 
Die Bäume stehen voller Laub,
das Erdreich decket seinen Staub
mit einem grünen Kleide;
Narzissus und die Tulipan,
die ziehen sich viel schöner an
als Salomonis Seide.
 
Die Lerche schwingt sich in die Luft,
das Täublein fliegt aus seiner Kluft
und macht sich in die Wälder;
die hochbegabte Nachtigall
ergötzt und füllt mit ihrem Schall
Berg, Hügel, Tal und Felder.
 
Die Glucke führt ihr Völklein aus,
der Storch baut und bewohnt sein Haus,
das Schwälblein speist die Jungen,
der schnelle Hirsch, das leichte Reh
ist froh und kommt aus seiner Höh
ins tiefe Gras gesprungen.
 
Welch hohe Lust, welch heller Schein
Wird wohl in Christi Garten sein!
Wie muß es da wohl klingen,
da so viel tausend Seraphim
mit unverdroßnem Mund und Stimm
ihr Halleluja singen?
去吧,我愛,尋找快樂
保羅·葛哈特 著/許嘉棟 譯
 
去吧,我愛,尋找快樂
于曼妙的流光夏色
承上帝慷慨恩賞:
看這花園輝煌罕見
寰宇裝飾富麗明艷
只你我盡情共享
 
樹木蔥蘢在此傲立
綠意浸染蒼茫大地
掩無垠蒙蒙塵土
凌波水仙婀娜郁香
斗色爭妍身披華裝
遠勝所羅門裝束
 
云雀翱翔于天地間
山間巖鴿撲入眼簾
又轉向樹林深處
夜鶯妙嗓天賦異稟
高頌低吟悅耳娛心
傳遍原野與山谷
 
母雞攜著雛雞漫步
鸛鳥筑巢亟待安住
燕子給孩子喂食
麋鹿狍鹿影不離
高處一躍身姿綺麗
飛入深深青草池
 
花園富麗予人歡暢
皆為圣子耶穌所賞
這將多么悅耳?。?/DIV>
撒拉弗們薈聚一堂
天使之音鏗鏘齊唱
無上的哈利路亞
 
  
  這段譯文,是我本學期《德語詩歌選讀》課上研究生的譯作。當時建議學生可以嘗試將“贊美詩”翻譯成可以歌詠的“歌詞”。許嘉棟同學的譯文透著一股萬物復蘇的活力和一縷朦朧的大地氣息,并且真的可以作為中文歌詞被唱誦,讀者不妨一展歌喉。
  這首詩收錄在克呂格1653年第五版的Praxis Pietatis Meclia(《虔信的音樂操練》)中,這本贊美詩集可以說是17世紀最重要的新教圣詠集。詩歌一開始就發出呼喚,懇請讀者在美麗的夏日大自然中發現上帝的奇妙大工。然而塵世的花園再美好,也及不過伊甸園的純凈無暇,于是在對這富麗夏日的驚嘆中,不由升起了對造物主的贊美與詠嘆!
  這首至純至美的詩歌在歷史上被多次譜曲,其中最著名的版本是德國作曲家奧古斯特·哈德爾(August Harder)的譜曲,也是最廣為傳唱的。但此處分享的是葛哈特的絕佳搭檔克呂格的版本。
​  可以說,葛哈特的圣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標志著新時代德語詩歌的開端,是對他所處的巴洛克時代傳統的超越。當大多數詩人疲于贊頌駛向大海的恢弘巨輪時,他只是默默歌唱著平靜港灣里的漁船,歌聲如此纖柔樸素,好似已懸在高高的天國門邊。
 
卡斯帕·大衛·弗里德里希:格賴夫斯瓦爾德港口
作者鏈接:
 
 
  姜林靜 海德堡大學文學博士,復旦大學外文學院德文系講師,上海翻譯家協會會員。2016年7-8月在科隆大學訪學。研究方向為:德國文學中的政治學、神學思想,德奧文學與古典音樂之間的交互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