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墓邊的頌歌——姜林靜
2017.01.12
分享到:
Die frühen Gräber
Friedrich Gottlieb Klopstock
 
 
Willkommen, o silberner Mond,
Schöner, stiller Gefährt der Nacht!
Du entfliehst? Eile nicht, bleib, Gedankenfreund!
Sehet, er bleibt, das Gewölk wallte nur hin.
 
Des Mayes Erwachen ist nur
Schöner noch, wie die Sommernacht,
Wenn ihm Thau, hell wie Licht, aus der Locke träuft,
Und zu dem Hügel herauf röthlich er kömt.
 
Ihr Edleren, ach es bewächst
Eure Maale schon ernstes Moos!
O wie war glücklich ich, als ich noch mit euch
Sahe sich röthen den Tag, schimmern die Nacht.
《早逝者之墓》
弗里德里?!じ晏乩鍘た寺迤帳┩鋅?著
姜林靜 譯
 
歡迎你,哦銀色的月,
美麗寧靜的夜之伴侶!
你要溜走?別急,留步,思想的朋友!
看,他留下了,云朵來回翻滾。
 
蘇醒的五月恰似
夏夜般嬌麗,
當亮光般通明的晨露,從發綹中垂滴,
又面色紅潤地攀上了山丘。
 
高貴的人啊,你們的時辰
已長出嚴峻的青苔!
哦,我還與你們在一起時曾如此暢然,
白晝暖陽泛紅,夜晚星空璀璨。
 
墓邊的頌歌
文/姜林靜
 
  少年維特與綠蒂在初識的舞會上,在窗邊望著雷雨,同時想到了克洛普施托克《春祭頌》中的詩句,這成了兩人之間的牽絆。
               

  
  克洛普施托克曾是耶納大學的神學生,畢業后的他受邀去丹麥完成他的長篇史詩《彌賽亞》。在去哥本哈根的途中他路徑漢堡,并在那里遇到了他的妻子瑪格利塔,一位才華橫溢的女作家。他們鴻雁傳情,詩歌成為兩人之間的牽絆。她也成為他無數詩歌中的女神。
 
(1724-1803)                                 (1728-1758)

  婚后兩人共同往返于漢堡與哥本哈根,成了在創作上彼此進與扶持的伴侶??燒庋納鈧揮興哪甓?。1758年,三十歲的她死于難產。近半個世紀后,這位德國感傷主義代表詩人在民眾的莊嚴護送下入葬漢堡克里斯蒂安教堂墓園。他們終于又在一起,共同長眠在巨大的菩提樹下。         

漢堡克里斯蒂安教堂(Christianskirche)
墓園中克洛普施托克夫婦之墓

  在冬日漢堡陰冷的午后,我散步至克里斯蒂安教堂,在兩人的墓前讀到《早逝者之墓》。詩人在一個夏夜望月,懷念起早逝的愛人與遠去的美好時光。他們曾經一起經歷“白晝暖陽泛紅,夜晚星空璀璨”。然而詩人面對月亮這一“思想的朋友”,卻不僅只是哀悼,同樣亦贊頌著永恒不變的自然。這種哀歌式的頌歌,可以說是德國詩歌特有的傳統,從克洛普施托克到荷爾德林,又到里爾克。詩歌起首便是近似歡慶式的呼喚,然而詩人邀來的不是“金色的日”,而是“銀色的月”。悲哀與歡愉,痛悼與贊美,在詩人最深沉的情感中是一致的,如同《哀悼基督》中的圣母,雙眼中流露的與其說是哀慟,不如說是堅信,是贊美。

米開朗基羅的《哀悼基督》 (Pietà)

  1815年,18歲的舒伯特為這首詩歌譜曲。那可以說是青年舒伯特創作力最為旺盛的一年。不過這次在此分享的,是與克洛普施托克氣質更為接近的德國作曲家格魯克的譜曲。

 
 
作者在漢堡的易北河邊

 
  作者鏈接: 
  姜林靜 海德堡大學文學博士,復旦大學外文學院德文系講師。2016年7-8月在科隆大學訪學。研究方向為:德國文學中的政治學、神學思想,德奧文學與古典音樂之間的交互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