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愛心的勝利——“世界經典動物小說精粹”《白牙》譯后記——吳 剛
2016.12.30
分享到:
                  
 
  《白牙》是美國現實主義作家杰克·倫敦所作的一部著名的動物小說。該作品發表于1906年,是其發表于1903年的《野性的呼喚》的姊妹篇。這兩部作品構成了一對有趣的鏡像,在《野性的呼喚》中,一條生活在美國加州某法官家的大狗巴克被拐賣到了天寒地凍的阿拉斯加,在經過了殘酷現實的連串打擊與磨煉后,最終擺脫了人類文明,回歸到了狼群的原始生活之中。而《白牙》則正好相反,它講述的是一只出生于冰寒北地的具有狼血統的狗白牙從蠻荒的自然之中經歷各種機緣慢慢回到人類的文明社會之中,并最終成為一條以生命捍衛主人家園(同樣是位于美國加州的一所法官家的大宅)的忠犬。令人感到有意思的是,杰克·倫敦不僅以其富有魅力的文字把這相反的兩個過程寫得同樣真實可信,而且還用這相反的兩個過程揭示了相同的主題,即謳歌自然與生命的偉大,諷刺人類社會的虛偽。
  要想了解這兩部小說的創作背景,便不能不提到杰克·倫敦的淘金經歷。1897年時,阿拉斯加發現金礦的消息傳到美國,頓時在美國掀起一股淘金熱。當時身無分文的杰克·倫敦也和朋友一起東拼西湊地弄夠了裝備,踏上了淘金之旅。盡管在這趟旅程中,他憑借著自己的航船技能掙下了幾千美元,然而到達阿拉斯加后沒多久便由于生病而被迫返回了。雖然沒有淘到一點金子,但是回過頭來看,他倒是獲得了比金子更加珍貴的東西,那就是豐富的經歷。在他一生所創作的19部長篇小說和150多部中短篇小說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于這段經歷,而《野性的呼喚》與《白牙》則無疑又是這部分作品中的佼佼者。
 
 
  《白牙》的開篇便扣人心弦:兩個在茫茫冰原上跋涉的旅人陷入了饑餓狼群的追擊,這是一場智謀與毅力的角逐,旅人的狗隊被狼群用計誘出后各個擊破,旅人之一承受不住壓力,在打光了獵槍中最后的三顆子彈后命喪狼口,另一旅人在精疲力竭、絕望地放棄了抵抗的千鈞一發之時被路過的其他狗隊救下。這段開場大戲寫得驚心動魄、蕩氣回腸,但細心的讀者可以發現,在這場人狼大戰中,雖然我們出于思維與情感的慣性,將自己的立場擺在了人的一邊,但作者的筆觸其實是中立的,并沒有以人類為中心。杰克·倫敦筆下的狼展現了頑強的生命意志,它們與人之間的爭斗完全是出于生存的需要,作者對它們的計謀與堅持不懈的毅力不僅表示了理解,甚至頗為欣賞。這種宣揚大自然中動物與人平等的思想貫穿了整部小說的始終,而正是這種立場差異所產生的陌生化效果使得我們對人類與動物相處時的種種行為展開反思,這也是動物小說所能夠也是應當起到的積極作用。
  開場戲過后,杰克·倫敦便把筆墨放到了狼群的身上,而當帶有狼血統的小狗白牙——也就是本書的主人公——誕生后,作者漸漸地以白牙的主觀視角代替了原來的第三人稱全知視角,完全進入了白牙的頭腦,見其所見,想其所想,帶我們見識了一個我們以前所沒有見識過的世界。雖然我們清楚,其中許多內容出自作者的想象,但這樣的一個嶄新視角還是能給我們帶來許多啟迪。從作者的角度來看,這樣寫的難度是頗大的,所以我認為書中對白牙在狼穴中的生活和它對世界最初認知的描寫堪稱這部小說最為精彩的部分,這不僅是對作者想象力的考驗,也展現了作者對擺脫人類中心立場的一種較為徹底的嘗試。
 
 
  小狗白牙的生命歷程可謂充滿了坎坷,先是父親死去,接著隨著母親回到了印第安人的營地,過起了陌生的狗的生活,之后是與母親分離,受到營地中其他小狗的欺凌,然后是被主人灰貍賣給了一個狠毒的人“美人兒史密斯”,受盡虐待并以格斗為新主人牟利。這一系列的描寫由于大都通過白牙的主觀視角展開,使得讀者有著很強的代入感。白牙的形象在文學上完全是獨立的,他不是人的寵物和人的陪襯,而完全是他自己,一條有血有肉的狗,以他自己的生命歷程打動著我們,使我們對他的苦難感同身受。
  當然,在一個由人這種比狗更加具有智慧的生物主宰的世界里,一條狗想要完全掌控自己的命運是不現實的,所以發生在白牙身上的故事更多反映的不是他的主動選擇,而是環境對他的塑造和改變。這在他從美人兒史密斯手上轉到威登·斯科特手上這一過程中表現得尤為明顯。美人兒史密斯為了將白牙訓練成一條兇猛的斗犬,以虐待來激發他的獸性;而性情溫良的威登·斯科特則出于代人類向白牙贖罪的覺悟,一次次對他溫柔以待,最終贏得了白牙的信任。在這里我們看到了杰克·倫敦想要表達的另一個主題:無論是人還是動物,都是環境的產物,受著環境的塑造與改變,理性與獸性,善良與暴虐并不是一成不變的,某種狀態與性情的形成必有其原因,任何簡單的貼標簽行為都是不負責任的,也是有害的。在小說的最后一章中,仿佛覺得先前對白牙的描述還不夠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講明似的,杰克·倫敦又引入了一個逃犯的角色,對他遭遇社會不公的命運表達了極大的同情,但由于這部分展開不夠,所以在展現主題的效果上并不如白牙的故事那么好。作者對社會不公和人性卑劣的揭示更多還是通過白牙的故事,以一種隱喻的方式來實現的。這種通過狗性與人性的互動,引發道德關注與思考的筆法使得杰克·倫敦的動物小說上升到了一種新的精神境界,為傳統的涉及動物的文學作品開拓出了一片新天地。
  《白牙》的翻譯對我來說是一次愉快而又極有教益的經歷。我之前對動物小說涉獵不多,對文學作品中的動物形象基本停留在寓言與童話的層面,翻譯完《白牙》后我對動物小說的認識提高了不少,其中最根本的一點就是:以動物為主人公的小說在精彩程度上并不比以人類為主人公的小說差,而且它們還別具一種特別的價值,那就是能向我們揭示這樣一條特殊的訊息——人只有放棄以為自己是萬物中心的偏見,把自己放到與其他生靈平等的地位,才能造就一個更加和諧美好的大自然。
 
  作者鏈接: 
 
 
  吳 剛 上海翻譯家協會理事,上海外國語大學高級翻譯學院副院長,上外筆譯專業研究與教學的負責人。英美文學博士,英美文學與翻譯專業碩士生導師。從事文學翻譯26年,有400多萬字文學翻譯作品。翻譯代表作有《霍比特人》《我們的村莊》《美與孽》等。另外,翻譯了《動物家庭》《野性的呼喚》《白牙》《催眠之眼》《克隆疑云》等優秀兒童文學作品。他翻譯的《霍比特人》2013年出版當年就銷售近20萬冊,并作為唯一的引進版文學與莫言、劉震云等作家的其他9部原創作品一起榮獲2013年第四屆“中國圖書新勢力榜”獎杯。2016年獲得上海翻譯家協會頒發的“翻譯新人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