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德國文學翻譯活動見聞與思考——沈錫良
2016.12.05
分享到:
 
 
一、LCB活動
  LCB簡介
  Literarisches Colloquium Berlin e.V.,eingetragener Verein,已登記注冊的協會或學會,官方的好像譯為“柏林文學沙龍”,也有翻譯成“柏林文學研究會”,已擁有50多年的歷史,成立于1963年,使用的是福特基金會的資助,運作由柏林市政府負責,是一家公共機構,位于萬湖,風景秀麗,在高聳入云的大樹后面隱藏著一棟莊嚴雄偉的建筑物。關于這棟樓還有點故事,大家不妨一聽,該樓新建于1885年,迄今已有131年的歷史,一家水泥廠老板買下了位于萬湖邊上的地產后請建筑師建造的,老板去世后,他的孫子住在那里,但他將其中一部分借給了某銀行家,這個銀行家是誰呢,他是Carl Zuckmayer母親的一個堂兄弟或是表兄弟,楚克邁耶在1929年獲得過德國文學最高獎畢希納獎,這位德國著名的劇作家前半生可謂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希特勒統治德國,他在1933年流亡奧地利,1938年德國軍隊占領奧地利后流亡瑞士,1939年流亡美國。1946年加入美國籍。1958年定居瑞士,后在1966年加入瑞士籍。他在萬湖的這個城堡里,那是1925年的夏天,創作了一部喜劇《歡樂的葡萄園》。后來有個實業家搬進來了,但住進來沒幾年就搬走了,因為他要遠離納粹,并在1938年離開了德國。1934年有個教授買下了這棟房子,1935年流亡英國,他的財產被沒收,到1953年才物歸原主。納粹時期房屋主人更換很頻繁,從1942年開始到1945年戰爭結束為帝國海軍所有。1945年先是美國部隊駐扎在此,后來這里成了賭場飯店。安娜·西格斯(Anna Seghers)從墨西哥流亡回來,曾經在1947年在這里居住過幾個月。之后這里經營每況愈下。1960年房產所有者將此房產賣給了柏林市政府。之后,這棟樓進行過修繕,1962年四七社在此舉行會議。1963年,柏林文學沙龍在此成立,并成了該會的所在地。從一個房子主人的不斷更換,看到了這個國家的歷史,在座的恐怕很多也去過那里吧。
  LCB絕大部分的資金來源來自公共基金。來自柏林市政府的公共機構資助是基礎,另外項目資金來自各種不同的伙伴,以及門票收入和租金。
  作家可以申請創作假,申請資助,在這里潛心創作。
  談談柏林文學沙龍和我們譯者相關的幾個活動。一個就是Sommerakademie,我就翻譯成夏季譯者沙龍吧。這個項目是從2000年開始的。一般安排在每年的8月,今年是8月底到9月初。面向全球的德語文學譯者,每次參加的人數大概在15人以下。這個項目也獲得了德國外交部的資助,所以每次正式活動開始的第一天舉辦歡迎酒會的時候,德國外交部會派處長級人員到場。LCB還有一個網站。www.uebersetzercolloquium.de,提供有關申請資助和各類活動的信息、譯者庫和郵件交流論壇。另一個活動是每年3月的國際譯者聚會,Internationales Übersetzertreffen,這個參加的人數比較多,從2004年開始的,最多3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德語文學譯者。這個也是博世基金會一起共同承辦的,和歌德學院、Fischer基金會、瑞士文學基金會等一起合作。幾天在柏林,另有幾天在萊比錫。那里有一個萊比錫書展,每年評出一部大獎作品。本來我參加今年3月的活動,3月13日至20日,但一開始被拒了,后來有個人來不了了,再通知我,但我來不及簽證,只能放棄,所以那個負責人說你接下來再申請,今年會有機會到德國,所以就安排我參加了Sommerakademie。第三個就是居留獎學金,由Fischer基金會和博世基金會出資,你手頭正好有翻譯項目,那你可以申請住在那里,可以3到4個星期那種。如果你翻譯瑞士作家的作品,你還可以住在瑞士的某個地方。第四個也是跟LCB有關的項目。也是由博世基金會和LCB牽頭的Grenzgänger China – Deutschland項目,這個項目之前沒有給中國,也是最近幾年才向中國作者開放的。如果你要寫關于德國的書,根據你的項目大小,你可以申請4.000 / 6.000 / 8.000 / 10.000 / 12.000 的資助。8000歐元以上的要寫明具體的資金用途。你可以到德國搜集資料圖片等。但他們不負責你出書。你獲得資助的首要條件是必須獲得中國某出版社的出版合同。去年博世基金會主動給我發郵件,希望我申請,我倒是想好想寫點什么,因為我非常喜歡柏林,對她的文化和歷史非常感興趣,我也想好了書名,《柏林的歷史與文化》,但是我也稀里糊涂的,到了快到截止日期的時候才仔細看郵件,結果發現需要出版社的合同,只能放棄了。
  接下來,說說LCB的Sommerakademie,這個夏季譯者沙龍究竟有哪些活動。我是第二次參加,上一次是2011年,所以說還是比較幸運。這個夏季譯者沙龍活動比較Happy,不帶任何任務的。就是帶著耳朵聽,帶著嘴巴吃和喝,走走逛逛,非常喜慶的活動。前面幾天安排在大本營LCB所在地。雖然活動期間有吃有喝有燒烤安排,有酒會安排,但我們主要的活動還是緊緊圍繞著和文學有關的活動。
  正式開始的第一天LCB就給我們每個人準備了一大馬夾袋的新書。日程安排的主要內容包括邀請專家、大學教授介紹當代德語文學。有的還列了一串最近幾年出版的值得一看的書籍目錄。邀請作家和詩人朗誦新書和對話。晚上的朗誦會活動是對外開放的。對外需要門票的。一般是8歐元,享受優惠的是5歐元。也有譯者的交流和經驗分享。這次晚上的朗誦會比較出名的Martin Mosebach,他剛出了新書,Mogador。上周文匯讀書周報上發了我的一篇小文,介紹了這部作品。晚上還安排一次電影觀摩。這是前三天的日程。后面兩天是參觀柏林的出版社。有一些小出版社,也有一些比較著名的出版社。Suhrkamp,Rowohlt羅沃特,Aufbau,可以拿到很多新書。
  待遇:來回機票,當地一周的交通卡,另外200歐元零花錢。因為有幾次要在外面跑,沒有餐飲安排。
 
二、漢堡德語青少年文學翻譯工作坊
 
  第二個項目是德語青少年文學翻譯工作坊。因為都是兄弟單位,他們和柏林方面有溝通,所以在柏林活動之后緊接著就是漢堡的活動。
  這個活動因為博世基金會贊助的,所以兩次穿插對博世基金會的介紹,一次是晚上歡迎晚宴上,還有一次是第二天上午。感覺用基金會的錢就是不容易。
  具體的活動,基本上每天上午交流文本翻譯。主持文本翻譯討論的Tobias Scheffel是一名法語譯者,他也獲得過德國青少年文學翻譯大獎。下午穿插一些市區文化之旅,包括博物館之旅,和青少年讀者俱樂部成員暢談閱讀。專家介紹青少年文學最新發展。青少年文學評論。介紹青少年文學專業雜志、網站等。總的來說,時間短,行程緊湊,但信息量大。兩個晚上安排了朗誦會,都是今年青少年文學獎提名作品的女作家。其中有一位最終獲得了今年的大獎。詳見日程表。
  待遇:提供全部食宿,但只負責最高300歐元的交通費用,不管你來自哪里。而且成功申請一次之后再無參加此活動的機會。但此后有權申請其他翻譯資助項目。
  除了這個青少年文學翻譯工作坊之外,和博世基金會有關的還有一個是雙向翻譯工作坊。這個我也可以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工作坊有各種語種的,很多,而且在慢慢地擴大。中德文學翻譯工作坊的形式和內容和剛才漢堡的情況差不多。申請時每人提交一篇3到4頁的原文和譯文,到時一起討論。今年安排在臺灣,好像是11月。一般是5到6個漢學家,來自德國、奧地利和瑞士,和對應的中國5-6個德語文學譯者。我在2013年參加過在云南大理的活動,那次參加活動的包括北大的黃燎宇、北外的韓瑞祥等,漢學家包括兩個翻譯《西游記》《三國演義》的譯者?;寡肓飼嗄曜骷倚煸虺疾渭詠檣苤泄貝難綰巫叱鋈?。順帶一些采風活動,但以討論譯稿為主要內容。工作語言是德語漢語享有同等地位。
 
三、一些思考
 
  我的體會是:不自尋煩惱,自己不能改變的,就不要考慮去改變它。
  從這次交流活動,我更加深了作為譯者的幸福和快樂,如何在困境中求生存。
  這次了解下來,我感覺全世界的譯者都是同樣的命運——貧窮。我們中國譯者的處境并不比他們更差。所以別抱怨稿費收入低??課難Х氳母宸涯巖隕?,我并不是說絕對無法生存,能夠生存下來的是極少數,比如某些天才翻譯家,他們可能活得還非常之好。由于一些非理性的商業炒作,是否存在劣幣驅逐良幣的嫌疑。
  因為出于好奇,我對各個國家的稿費情況很感興趣。一頁原文,稿費從2歐元(羅馬尼亞),6歐元(泰國),12-20歐元(巴西,翻譯使用權5年),12歐元(西班牙、斯洛文尼亞),15歐元(意大利,翻譯使用權20年),30歐元(瑞典,翻譯使用權10年)。
  從我認識的那些人,他們真正地喜歡翻譯,喜歡文學翻譯。他們不富有,但他們樂觀地生活著。他們為了能夠從事自己喜歡的文學翻譯工作,首先必須解決自己的生存問題,那就是要給某些公司機構打工賺錢養活自己和家人。比如法律翻譯,比如廣告翻譯,比如給藥廠翻譯資料,給出版社翻譯一定的原版圖書推薦文字等。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我看到了他們很多人翻譯的作品目錄,有相當一批人翻譯了很多作品,而且都是重量級作家的作品。他們非常勤奮。從和他們的交流中,我發現了有些和我翻譯了同樣的作品,或者翻譯了同樣的作家,比如Elfriede Jelinek、Herta Mueller、Martin Suter、 Christine Noestlinger。我在漢堡見到了一位來自泰國的譯者,她也翻譯了Ingrid Noll的Der Hahn ist tot,《公雞已死》,我們當時馬上擁抱一下,然后拍了張照片,高興得就像見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一樣。有一個來自前南斯拉夫的一個加盟共和國,克羅地亞,人口才區區400多萬,首都叫什么,大家知道嗎?對,薩格勒布。他們竟然翻譯出版了托馬斯·曼的巨著長篇四部曲Joseph und seine Brueder,《約翰和他的兄弟們》,1000多頁,我家里有原版書。中國呢,我感到汗顏,感到羞愧。中國那么大的國家,所謂的幾大文明古國之一,還有多少值得翻譯的經典作品沒有被譯介出來。我們出版社唯利是圖,如果裴老師跟出版社領導說這本德語小說非常好,值得翻譯出版,領導就問,銷量好嗎?裴老師反問道,德語書籍的銷量你認為會好嗎?出版社考慮效益這個當然沒錯,但是否一些公共機構,一些文化基金會,像支持我們不爭氣的扶不起的中國國足那樣去支持一下我們的文學事業,我們的文學翻譯事業。我們現在都是商業化了。進了廟燒個香拜個佛,佛是真的,廟是假的,和尚也是假的。前幾年我到桂林,導游帶我們到一個旅游景點,一座小廟,很神秘的,必須得一個一個進,進去假和尚就說給捐500吧,我扭頭就走。據說現在的假和尚白天上班,晚上走進風塵世界瀟灑去了。
  由于人口少,他們翻譯出版的書籍印數相對不多,比如最少的只有區區800冊,一兩千冊也有。我們中國有13億人口,但往往現當代的那么多優秀的德語文學作品無法出版。而且受商業氣氛的影響,代理商的哄抬價格,國內出版機構的無序競爭,翻譯市場并不很好,而譯者的稿費在這幾十年間幾乎可以處于不變的狀態。
  我還在柏林遇到一些青年作家,他們很窮,但他們安于貧窮的現狀,他們夢想的職業就是寫作,他們在為自己的理想——作家之路奮斗著,當然他們先會設法解決自己的生存問題。他們可以取得基金會的贊助,在創作開始階段可以安心創作,他們對創作精益求精,不是胡亂瞎編。如果寫一條柏林馬路,寫到有多少米,他們甚至可以去親自實地查看目測丈量一番。德國犯罪小說天后英格麗特·諾爾,基本上每兩年出版一部小說,200多頁,頂多300多頁,翻譯成漢字才10萬字出頭,頂多不超過15萬字的篇幅,但我翻譯了她的四部小說,可以說書里面找不到一句多余的廢話。那些年輕作家一部作品出版后可以有一定的稿費收入,另外他們可以參加各地的朗誦會,從中也有一些收入來源。當我問起其中一個作家,有沒有去過中國?何時去中國時,他說他沒有錢,真的沒有錢,因為這是一個巨款,對他們來說。他們對金錢看得不是很重,他們對文學的熱情和執著令我欽佩。
  我看到的是不同的心態。沒有任何事情比你眼下做的事情更重要。而在我們這里,干什么都浮躁。今天開張的飯店明天就希望收回成本。飯店開張二三個月后眼看著生意一天天好起來,老板一看還沒盈利說關就關。經??吹皆諼頤欽飫?,因為這個也是中國特色,大大小小的領導在開會期間在重要活動時接聽電話,因為他再大還有比他更大的領導,如果他沒接聽重要的電話,有可能影響到他的仕途。在兩個星期時間里,感覺人活得很純粹。我們不會去談論德國的房價漲了多少,因為房價并不是人們關注的焦點。大家交流的都是你翻譯了什么書,你目前在翻譯什么書,有哪些值得翻譯的書可以推薦。這次在漢堡認識一個中國留學生,在Germersheim翻譯學院,據說是很牛的翻譯學院攻讀翻譯學。她講了一通不著調的話引起了大家的反感,講中國市場很亂,翻譯沒有統一的標準,或者說翻譯稿酬很低。她一直在埋怨。然后她要和我聊,聊她的出路,希望從事德語文學筆譯。眼高手低。這次活動結束沒多久,活動主辦方給她推薦給一家出版社。翻譯什么呢?德國人寫的普京傳。出版社讓她試譯,她翻譯了1000多字,反饋給她是差錯率太多,她然后回復說都不是問題,然后跟我說,稿費怎么那么低,才65元千字,我說都是這個價。然后她說他們價給的那么低要求那么高,我不給他們翻譯了。但出版社先回頭她了。認為主要是這位翻譯的語言風格和知識儲備和這本書不相符,可能她對那段歷史不是非常了解,不是很合適翻譯政治人物傳記這類相對嚴肅的書。我們中國一條馬路一年可以挖上好幾次。德國的變化基本上不是很多,幾年前的馬路,幾年前的餐館或咖啡館,今年你再去看,還能認得出來,還在那里,還在等著你去坐坐。
  我還想和各位分享另一些見聞。德國人普遍還是很熱情的。從柏林到漢堡的火車上,有一位德國女士是我的鄰座,談起自己的國家時充滿自豪感,說他們的福利制度怎么怎么好。作為友好的表示,她還將一包未拆封的口香糖送給我,祝我在漢堡旅途愉快。
  有一次在漢堡坐地鐵去拜訪一位德國朋友。我拿著一張地圖在看,有人主動上來問我去哪兒,到了某換成的車站,一個女士主動下了車,陪著我帶我到另一條地鐵線上去。
  還有最后一天坐地鐵到機場的見聞。我提著兩只托運的箱子,還有一只背包和一只大塑料袋,進了地鐵。因為我一看,這是到機場去的地鐵。他們就熱心地跟我解釋,這列車到了某個車站就分成兩列車,前三節車到機場,其他三節車到其他方向去了。
  可回頭一想,要是老外到了我們龍陽路磁懸浮站那里,碰到熱心的黑車司機,不明就里的他們就要慘了,50元的費用他要敲詐你500元,假出租車,假的計價器,我們經常接到這方面的投訴。
  最后,我想友情提醒一下,如果大家有機會參加這樣的翻譯交流活動,特別是柏林的沙龍活動,一定要帶上兩只可以托運的箱子,每只可以托運23公斤,因為主辦方和出版社會贈送大量的新書給大家。有些很好的書,我只能忍痛送人了。